打工的猴子

我的人生,在十五岁的时候转向了一条十字路口。那时我趴在教室的桌子上,听着临近中考的最后几堂课。微风断续地吹着,阳光在黑板上反出光来。有几个农人上山的时候吹着哨子,大家都被他们的声音吸引。那时候,整个教室的氛围在长时间复习的折磨下毫无生气。龙今朝老师也看着窗外,那些野草在盛夏的土壤里疯狂生长,几乎只能看到农人头上的几顶帽子。他突然把我叫起,问我要报考哪所学校。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,我以后不读书了。

中考结束之后,我跟村里的年轻人往北方的城市里闯荡。我像贴在墙上的一张奖状被风刮走了一样,开始在漂浮不定的空气里游荡着。跟我一起的还有发小猴子,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他瘦小或古灵,而是因为他黑,他的脸像涂着灶灰一样。不过他却很执着于打工这条路,在他年幼的幻想里,就期盼着自己能成为一个工人。他跟我说,每一次他哥打工回来,他都能在行李包里找到惊奇的东西,那些东西精致,有趣,他也想去大城市看看。我和他不一样,我出来打工,是因为我父亲在工地弄断了一条腿。我的家里没有经济来源,我只能出来打工。我们瘦小的身躯,顶着钢筋在工地里行走,就像马戏团走钢丝的两只猴子。

我们在街头露宿,吃过剩菜剩饭,我们在睡前讨论裸体的女人,在工地打过架。我们以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,世界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有一天,猴子突然问我,当年你如果继续读书,混得可就不一样了,你可是镇上成绩最好的人。

我说,现在读书,只能成为一个工人,我早就已经是一个工人了。

我其实挺想知道自己读书之后是什么样子。每一次路过城市大学的校门口时,总会抱有一些幻想。回想起当初,龙今朝老师也很无奈的接受了我辍学的决定,他告诉我说,不要放弃学习,社会能教会你更多东西。

后来家里条件有些好转,我自学考进了北方的一所大学。我就此和猴子分开,他说,他一辈子都会打工的,打工的劳累能刺激他在夜里的狂欢,那种狂欢就是他快乐的根源。我回想起自己快乐的日子,是当初没有顾虑的读书的日子,我无所忌惮地接受所有知识的洗礼,毫不掩饰被夸奖的喜悦。

多年以后,我和猴子在村里重聚,那时候他已经结婚生子,他开始在村里做起生意,对每一个人都恭恭敬敬。即使我们走了不相同的路,我们跟以前的我们也不再相同了,但我还是会回想起当年在工地劳碌的我们,那时候我们真诚的面对世界,对世界充满幻想。但实际上,不管我们怎么走,后来整颗心都要被尘世所累。尽管如此,对每一种情绪的体验,不管青春年少,还是世故老成,对每一种情绪的深刻领悟,都是我们活着的意义。



喜欢